张宸‖农家院炊烟

大红色灶,烟筒长,火焰燃,亮堂。

自记事簿起,每家每户都用大灶,吃过大灶生火做的饭食,如同读过四大名著一样,一辈子难以忘怀。

张宸‖农家炊烟

(注:文图不相干)

那时候,奶奶用大灶生火,灶前放满神松柏树干、麦草和落叶。奶奶的拿手好菜便是蛋炒饭,她把切好的食材四季豆、五花肉、薄壳米,小香菇倒进大铁锅,大米饭下完,迅速铲下去,香味浓郁。炒勺和底锅磨擦的响声,哒哒哒直响,尤其亲近,麦草香参杂在每一粒米饭当中,是记忆里最朴实的口感。再苛刻的舌头,也难以挑出来用大灶生火烹饪食材的美味可口。

看起来为了能吃饱穿暖而烹饪,其实不是,大灶前也填满快乐,炒什么菜,得添是多少木柴,奶奶心中自有回答。煮饭也是门不简单的技术活,在老一辈人来看,幸福是把每一餐搞好。奶奶常说,灶前一坐,忙碌一天的疲惫,都伴随着缭绕冒烟消失了。

餐后,我帮助清洗灶台,奶奶在一旁跟我讲着相关大灶的传奇,边听着小故事,边站在竹凳,甩干纯棉毛巾,一擦,一推,一收,把大灶侍候得妥合适帖的。在我的心里,我非常仰慕大灶,由于每到雨天,背包逃不出降水的叫嚣,匆匆忙忙赶回家,贵在锅灶充沛,把浸湿的教材小心翼翼地披在红灶上。盼望,盼望,借灶的环境温度,把课本的水分含量蒸干。灶,就是我的“书籍医师”,它维修的不只是密密麻麻的文本,书中的花束因暖而开,破茧而出,清香四溢。

奶奶曾说,儿时放学后早归的小孩,都是在大灶前盼着吃饭,家中兄弟姐妹多,有些人承担洗米,有些人承担清洗大铁锅,奶奶承担生火,大灶前,如戏楼前,可热闹了。在那一段没法吃饱穿暖腹部的岁月,看到大灶内心既安稳又敬畏之心,每一个大灶,好似一个潮剧演出舞台,奶奶辈从青春年少,到青丝白发,他们用一辈子的时长,在炉灶上烹饪不一样的菜式,好似诠释了不一样的曲目,亲人就是最忠诚的观众们,心存打动。

之后,乔迁新居后,从此与大灶各自。

直到有一年新春佳节,家人团聚,歇火很多年的大灶,爸爸总算说要再次“开业”了。

风过,陈香。烟雾,飞舞。大灶在繁华中醒来时,大铁锅变成主人公,卤水鸭,炸麻花,蒸甜粿,炒花生米,每道美食都出自于这儿。灶口的火焰,零零星光蹿出,像萤火虫般顽皮,火苗翩然,稍纵即逝,再度体会到浓浓的年味儿,再度倾听亲近的炒勺声,也有童年的足音。灶更像一个魔术道具,能够转变转让人惊讶的炊烟,热流燃烧,一会儿空灵如棉絮;一会儿清楚如雾凇;一会儿易散如藕丝;一会儿聚扰如三棱镜。细细地吸吮着食材最初的味儿,于灶前恰如听到私存的欢歌笑语。一个大灶,继写着烟火人间。

年一过,大灶将再度歇火,不知何时才可以重新点燃。三岁的小侄女跟我说:“会出现绿草往上爬么?”瞬间,脑海里心潮澎湃:当很多动物搬来这儿休闲度假,促使被遗忘的大灶,一瞬间拥有活力与魅力,应该是大灶最后的所属。暖风吹,浮尘飞,好像时间倒流,又返回那一个繁华的情景。

红火的日子,携着期待与恪守,带上欢歌笑语与诚挚,走入每个人的日常生活。灶前,是岁月里的一团火;幸福快乐,是烹饪里的一缕香气;团圆,是人世间的一簇烟花;年味儿,是街道社区里的一阵繁华。当再度踏入高路,往城内的方位考虑,禁不住再度瞥一眼那一个大红色灶,想念着那抹向往的生活,灶与家两情相悦,与日子拥抱而暖。

如今,城里的房子并没有大红色灶,大多数都用燃气灶。于忙碌的工作结束后,我试图用煤气灶煮饭,找到一丝丝应用大红色灶烹饪的快乐。煤气灶的熟度尽管非常好操纵,但是因为生活节奏迅速,有时候静不下心来,食材逃不过炒焦的运势,迫不得已钦佩,以往奶奶加上木柴的秘制手艺。

大红色灶,出美味,炊烟飘,想念长。

〖投稿邮箱:2469239598@qq.com,1600字之内。请一投一稿,并标明文体活动和真实身份、联系电话及银行帐户全名、账户名称、账户等。“网络写手”栏内的创作可报名本期一季度赛,得奖者各自给与一、二、三等奖及入围奖奖励金;当月阅读量排名前10的予以100元/篇(创作者有几篇阅读量排行入前10的,只留其一);小编每月强烈推荐5篇给与100元/篇奖赏。〗

◆中山市日报刊社媒体拓展中心

◆图/中国青年网

◆编写:徐向东

◆二审:向才志

◆三审:岳才瑛

◆素材内容由来:中山市日报

作者:用户投稿,本文内容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zyw158166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1rtmc.com/45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