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:草味儿浓

赵传兴

散文:草味儿浓

散文:草味儿浓

散文:草味儿浓

早春是草的好日子。

一冬怀孕,今时孕妇分娩,草氏家族添子加口,人财两旺。他们碰见了美好时光。阳光是明媚的,寒是柔软,土壤是奶水充沛的。

面前的这一条田坎,便恍惚间是草的生态园、马店镇和现代都市。放眼望去很单一,一埂草娃娃,一埂大草原,能够你骑牛、赶羊。近瞧是丰富多样的、多样化的,强的、矮,胖的、瘦的,伸直的、弯曲,如意的、粗狂的,耳朵的、大嘴的。许多于三、五十种吧,强的不趾高气扬,矮不妄自菲薄。不好看的、俊的一锅用餐,大家族大一点的、小一点一床入睡。并没有篱笆墙,气体、太阳、土壤层全是公共性的,一家人一样。一种手工刺绣一本书、亮一次相,宛然就是草的历史博物馆、公共图书馆、展览会了。

我在草正中间挤了一个来回。浅草才能没鞋底子,鞋底子心地善良,高高的伸出的腿,轻轻地掉下的足,尽可能不踩疼他们。绿草听话,知道感恩,“无以回报,送我些草味儿吧。”因此,鞋上沾满了青草的味道。

谁不喜欢这菁菁的草呢?这清清的草味儿呢?太阳喜爱,抱一抱草,把草味儿送到上空去。细雨喜爱,抱一抱草,把草味儿送到泥土里去。清风喜爱,抱一抱草,把草味儿捎到四面八方去。因此天地之间就满满着草味儿了。

小鸟还喜欢,时常落在草正中间,说两句,又飞走。走不远,又踅回家,再唠叨几句话。虫子还喜欢,把家安在草丛里了,白日夜晚都能够相随。你看看它走得慢,停停走走,仿佛被草味儿熏喝醉了,迷失了回来的路。但最终,它身背沉甸甸的草味儿回家了。小虫儿不清楚,它亲人们也背过沉甸甸的草味儿回家了。其实没必要背,他们家中本就草味儿芬芳浓厚。

我也喜欢。我还在田埂上又挤了一个来回。这一次,我走得迟缓,如一条迷失的小虫子。

这一块高且浓密的草,是草凳。我在草凳上坐会,发几个呆,我的裤子就沾满了草味儿。那一块整平一些的,是竹席。我还在竹席上躺下来歇一会,瞅两眼天上,我的头发就沾满了草味儿。那几棵宽大的,是草罐儿。我在草罐边蹲下去,抽吸鼻嗅几嗅,我的鼻子里面就沾满了草味儿。

想到年少时,我还在大豆田里、水田里薅草,不多一会我手里也就有了草的青绿色,我手掌心心里就沾满了草味儿。我的指甲缝中就沾满了草味儿。洗上三次也洗不净,三天之后还留出青痕、青味儿。

想到年少时,我在田野里拔猪菜,我将马齿笕、黑熊怪、茅衣塞到嘴里嚼,我口中就沾满了草味儿,我肚子里就塞满了草味儿。

草味儿是啥味儿?菁菁的、好涩的、麻麻的、甜滋滋、黏黏的。比瓜果蔬菜味儿、蔬菜水果味儿、谷类味儿,都淡那样一点儿,都怪那样一点儿。草味儿并不是酒,但有近视度数,饮多了会醉的。

这田埂上的草,有一半我是得了名称。婆婆纳,老驴蒿,小蓟,喇叭花,鸭跖草,三叉草,酸酸的草,毛毛草……有一半我是不了名称。了解和不了解,了解与生疏,并不影响我喜欢他们。

最爱草的莫过李时诊了。老爷子身背药篓儿到处寻草,草就是他的命根。在他眼中,每一个草全是药草,全是宝,草赶到大地之上,都担负起无上光荣而高尚的重任。这般,现在我就站在百草园里、百药园中,闻着草味儿也是药味儿,涤尽着心弦。

在一条初春的田埂上,我看草,闻草,咬草。我身上沾满了草味儿,我的心里充满着草劲头。


作者介绍:

赵传兴,男,乡土文学文学家,安徽蚌埠市禹会区白衫中学老师,安徽作协会员。曾获2019年“安徽省文学家看蒙城”征文比赛二等奖,安庆市作协小说集征文比赛一等奖,有数百篇散文、小说集多见各个书报刊、杂志期刊。

《巴蜀文学》制作

小编:墨笔舒卷

万州广播电视报(万州新报)《凤凰楼》选刊选稿产业基地。

凡是在“巴渝文学类”软件上同时期浏览量相对较高的高品质稿子,要被万州广播电视报采用。

投稿邮箱:gdb010@163.com

特别提示:原作者文章投稿时,须标出“原创文章内容,文责自负”字眼,如没标出或并不是原创设计稿子一律拒用。

作者:用户投稿,本文内容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zyw158166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1rtmc.com/552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