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字旁一个奇念什么,金字旁一个奇怪的奇

仿生瓷书天下奇仿生瓷书天下奇

吕冠兰 文/图

“沒有做不到,仅有意想不到。”他们针对清朝仿生瓷而言非常适用。确实,在中国历史时间的每个阶段,都是有模仿生活物品或是日常用具的仿生器皿发生,而且不缺精典之作,但可以达到像清朝如此类型之齐备、想像力之丰富多彩、质量之精妙、手艺之精湛的并不常见。可以说“闻所未闻”,后边也许也不会有往者,由于如此耗时费力不惜代价的方法,也许也只有以康乾盛世而出名的清朝才有如此气魄了。

正如日常生活在清朝乾隆年间的古瓷器学者朱琰常说:“戗金、镂银、琢石、髹漆、螺甸、竹材、匏蠡诸作,莫不以陶为之,效仿而肖。近现代一技之工,如陆子刚治玉、吕爱山治金、朱碧山治银……今皆聚于陶之一工。”在朱氏来看,黄金白银翡翠玉石、髹漆螺钿及其实际物品,都能够用陶开展仿造。怪不得《古铜色瓷器考》感叹说:“有陶至今,没有今日之美备。”实际上,仿生瓷在清朝异彩纷呈并不是不经意。瓷艺踏入清代,逐渐从又高又大迈向渊博,不但对前朝瓷器开展发展趋势,在爱好瓷器、雅爱个人收藏的顺治、雍正帝、乾隆皇帝这三位皇上的大力促进下,也是开展史无前例的自主创新。正是因为有顶层的适用,景德镇市官窑才狠下功夫,不惜工本寻找提升。而这在其中,和督陶官唐英有很大的关联,他于雍正帝六年(1728年)奉皇命前去景德镇市承担监管官窑的瓷器烧造,并于乾隆年间变成督陶官。在他的引领下,官窑瓷器精典频出,不但在仿古式方面做到较高质量,也是多有自主创新。尤其难能可贵的是,唐英还亲自参加瓷器烧造,变成名重一时的大伙儿。

小编在藏友刘先生处曾看到一件造形与众不同、艺术创意新奇的仿生瓷,它看起来就像一本被别人多次阅览造成损坏比较严重的文集残页。实际上,它仅仅一件瓷器摆饰,只不过是刻意模仿文集的模样罢了。在打开的“文集”里,以篆书写有唐代诗人张若虚的《春江花月夜》原诗,诗词唯美,节奏性强,书法艺术遒劲有力,颇具精神实质。在“封面”上,左上方有正楷“唯有读书高,惟有读书高”赋诗,源于宋朝学者汪洙的《神童诗》,左下方阴刻两颗篆字图章,其一为“甄”,其二为“宗元”,合下去便为“甄宗元”。甄宗元但是很有出处,他是唐英的春风得意徒弟。他不但常常和师傅协力制做瓷器,还多次单独写作。来看,这一件仿生瓷书恰好是源于甄宗元之手。

《春江花月夜》诗意之静谧,节奏之唯美,笔调之清雅,不是别的类似唐诗宋词能够比较,因而有“孤篇盖全唐”之称。由此可见,甄宗元对这一首唐诗宋词极其钟爱,因而才将它撰写在这一件仿生瓷书上。

作者:用户投稿,本文内容均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zyw158166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1rtmc.com/890.html